美国主导的“中东平和”会议耐人寻味

美国主导的“中东平和”会议耐人寻味
美国国务院宣告将于2月中旬在波兰华沙举办中东问题世界会议。国务卿蓬佩奥宣称,此次会议旨在“会集评论中东安稳与平和、自在与安全”,包含“保证伊朗不形成不安稳影响”。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5月8日宣告退出2015年达到的伊核协议,并于当年11月全面康复对伊朗的制裁。特朗普政府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令世界社会历经10年艰苦商洽获得的名贵效果危如累卵,给本已扑朔迷离的中东形势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美国不断责备伊朗不只继续发展核武和导弹,并且要挟区域平和与安稳;伊朗对此坚决否定;世界原子能安排也供认伊朗并未违背伊核协议。 具有挖苦意味的是,以“中东平和安稳”为主题的世界会议,却唯一将中东地缘政治主角之一伊朗扫除在外。2月8日,波兰副外长契霍茨基承受媒体采访时直白地表明:“受美伊联系恶化影响,本次会议不计划约请伊朗参加。”波兰交际部表明,已向70多个国家(区域)和世界安排宣告参会约请,其间包含除伊朗之外的简直一切中东国家以及相关大国。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茹拉·卡拉夫日前撰文指出,虽然美国矢口否定,但这次会议的本质意图就是组成一个美国主导的“反伊朗联盟”。 伊朗激烈打击此次会议,讥讽其为“失望的反伊朗马戏团”。伊朗外长扎里夫在交际媒体上痛斥波兰“利令智昏”,责备波兰忘记了伊朗曾在二战期间解救和保护了10万波兰难民的前史。 据波兰交际部证明,俄罗斯已清晰回绝到会此次中东世界会议。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明,俄方对美国主导的中东平和世界会议持“高度置疑”情绪。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近期在联合国安理会讲话时批判说,这次“一边倒”的中东会议,关于区域平和与安全来说只会“拔苗助长”,“将区域大国伊朗孤立起来,并且把巴以问题扫除在外,这样的会议何谈中东平和?” 巴以和谈受应战 巴以问题一直是中东平和进程绕不开躲不掉、剪不断理还乱的要害议题,近20多年来的美国历届政府都将促进巴以和谈作为中东方针的重要内容。但特朗普政府却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耶路撒冷位置问题上挑动中东区域的灵敏神经。2017年12月6日,特朗普正式宣告供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驻以使馆由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加重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紧张形势,不只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遍及对立,也引起美国的中东和欧洲盟国的批判。此举对中东区域的安全安稳、大国联系和中东平和进程都发生严峻影响。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将到会此次会议,巴勒斯坦方面则揭露回绝了美方的约请。巴勒斯坦首席商洽代表埃雷卡特表明:“吾们的情绪很清晰,吾们不会到会此次会议,并且任何人也代表不了巴勒斯坦。”据报导,巴方忧虑美国和以色列借此次会议追求与会国家对耶路撒冷归属问题的“供认”。巴勒斯坦政府讲话人卡瓦斯梅赫正告称,这次会议是美国和以色列妄图“消除”巴勒斯坦国的诡计的一部分。巴勒斯坦当局还呼吁阿拉伯国家团体抵抗这次会议。据悉,黎巴嫩政府已决议不参加此次中东会议。 波兰争当东道主 值得玩味的是,这场聚集“中东平和与安稳”的世界会议,既不在中东区域举办,也没有在相关大国或世界安排所在地举办,而由好像并不相干的中欧国家波兰承办。波兰政府的官方解说是:“作为世界社会的一员,波兰有权力参加安排一场旨在推动中东区域安稳与昌盛的世界会议。”但其背面的原因绝非这么简略,美国和波兰各有计划。 对美国来说,挑选华沙作为主场推销其间东方针,借此分解欧盟在伊核问题上的共同情绪,当属题中应有之意。《政客》欧洲版网站剖析以为,在波兰举办的中东会议,正值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举办前夕,这将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先入为主地定调中东方针供给有力渠道。跟着特朗普政府固执退出伊核协议,欧盟与美国在伊核问题上的不合严峻,欧盟以及作为伊核商洽成员方的英、法、德3国坚决保护伊核协议,并且得到了欧盟成员国的共同支撑。美方则扬言“伊核协议完结仅仅时刻问题”,并经过二级制裁等办法不断对欧盟施压。美国拉波兰合办中东会议,不啻于在欧盟内部打入一根楔子,为分裂欧盟对伊方针发明突破口。波兰智库“维谢格拉德洞悉”交际方针专家萨博罗斯基指出,“波兰正在成为美国交际方针的分包商”。 对波兰来说,争当中东会议东道主仅仅其亲美方针的一个缩影。自2015年上台执政以来,以总统杜达为首的法令与公平党政府坚决奉行“美国榜首”的交际方针,在一系列问题上“唯美国亦步亦趋”。尤其是为防备俄罗斯,波兰政府竭力“央求”美国在波树立永久军事基地,这种“诚实情绪”引得特朗普满面笑容。此外,因为在难民安顿和司法变革等问题上与欧盟及德、法等成员国龃龉不断,波兰倚美自重的趋势更加显着。《政客》等欧洲媒体正告说,波兰这种“把一切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战略,本身就存在极大危险,并且与伊朗交恶也断送了动力多元化的一条可行之路。 欧盟不肯选边站 作为伊核协议的坚决保护者,欧盟关于此次中东会议并没有多少热心。鉴于此次会议锋芒直指伊朗,欧盟及其首要成员国不肯在美伊之间选边站队,因而采取了“技术性”逃避或“降格”处理。日前,欧盟交际与安全方针高档代表莫盖利尼以“日程抵触”为由,扫除了到会此次峰会的可能性。德国将派一名交际部官员替代外长马斯到会此次中东会议。法国没有发布参会人选,但据此前报导,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很可能缺席会议。参加伊核问题六方商洽的欧洲三大国中,仅有英国正式宣告将派交际大臣亨特与会。 鉴于以上种种,外界对此次会议的远景并不达观。波兰交际部当地时刻2月11日最新发布的音讯称,现在仅有11个中东国家供认将派代表到会会议。应者寥寥,好像现已预示着,想要经过组成世界同盟孤立伊朗的美国,本身恰恰正在被孤立。在《金融时报》副主编茹拉·卡拉夫看来,这可能是特朗普政府施行的最无聊的一次交际举动,最达观的成果是糟蹋与会者的时刻,最糟糕的成果则是损坏中东平和与安稳。( 鞠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